华闻传媒股票(华闻传媒股票股吧)

债务危机爆发前,华闻传媒曾是钉钉虚拟定位优选生活“阜兴系”在A股版图中重要的泰地股票网外链网大婷电子支付金财网教育学习网东南号一枚棋子。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后,“阜兴系”上市公司集体大跌,华闻传媒第一时间做出了安迪小说网创天下创未来泰蓝炒股网与之彻底切割的姿态,试图以此力保股价,但显然未能如愿。

7月16日复牌以来,华闻传媒5个交易日连续跌停,市值蒸发近67亿元,中小股东怨声载道。7月18日晚间,华闻传媒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国广资产来函,后者质押公司的1.68亿股已全部跌破平仓线,占其直接持股比例的99.79%。在质押股份中,已有1.01亿股被质权方中信证券迅速申请司法冻结。

不只是直接持股爆仓,第一财经记者还发现,国广资产2017年5月中旬曾借道结构化信托产品——“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景诚嘉佑十八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景诚嘉佑十八号”),以2倍杠杆撬动9亿资金增持华闻传媒,增持均价在10.90元与11.43元。而截至7月20日收盘,华闻传媒股价已跌至4.96元,早已跌穿平仓线。

华闻传媒相关人士7月20日对此回应称,尚不清楚国广资本对于景诚嘉佑十八号作何处理,目前并未收到爆仓消息,并重申公司与“阜兴系”不存在关联,且兴顺文化对国广资产控股股东国广控股的股权转让已完成工商变更,兴顺文化不再持有公司股票。不过,最新的工商资料却显示,兴顺文化仍与国广资产的另一股东——阜宁永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永繁投资”)存在不同寻常的关系,如共用一个邮箱,注册电话仅有一位数字的差别,且共同参股两家投资公司。

信托配资爆仓?

国广资产共持有华闻传媒30752.72万股,占后者总股份15.37%。直接持有的比例仅有8.41个百分点,剩余均由信托产品“代持”。其中,通过“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星光5号单一资金信托”(下称“星光5号”)持有7850.63万股,“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永盈1号单一资金信托”(下称“永盈1号”)持有公司股份6078.17万股。

表面来看,星光5号与永盈1号均是单一信托产品,但认购星光5号的却是另一结构化信托产品——景诚嘉佑十八号。

2017年4月19日,国广资产董事会审议通过了投资集合资金信托,增持华闻传媒股票的议案。议案通过第二天,国广资产即作为劣后投资者与厦门国际信托签署合约,成立景诚嘉佑十八号。该信托计划总金额9亿元人民币,劣后与优先认购份额为1:2。

随后的5月15和5月16日,国广资产通过星光5号扥增持了华闻传媒1247.33万股、6603.30万股,增持均价分别为10.90元及11.43元,耗资总额约8.91亿股。

2017年11月17日,华闻传媒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公告披露,穿透后,增持资金全部资金来源于景诚嘉佑十八号对星光5号的认购。且浦发银行天津分行作为优先委托人,认购资金达6亿元。也就是说,国广资本最终以3亿元本金,撬动了9亿元的增持。

国广资本彼时的信托合同,景诚嘉佑十八号的预警线设为单位净值0.90,止损线为0.85。而“阜兴系”债务危机爆发后,华闻传媒复牌连续急跌,让几乎全仓华闻传媒的景诚嘉佑十八号迅速跌穿平仓线。盘面信息显示,华闻传媒7月20日收跌4.96元/股,较景诚嘉佑十八号的增持价分别下跌了了54.50%和56.61%。

华闻传媒股票(华闻传媒股票股吧)

“按照一般做法,净值跌到9毛的时候,严格的话就会平50%的仓位,再跌到8毛5就会全部平仓。”华南一资深信托人士分析认为,以华闻传媒目前的价格优先的资金都亏了,要么是劣后一直在补仓,要么就是股票在限售期、或者持续的跌停,造成无法处置。

面对直接持股与信托配资的双重爆仓,国广资产将如何面对?第一财经就此致电国广资产工商登记的多个电话,语音留言均是“目前外出,请稍后来电”。不过,从7月18日晚间的平仓公告来看,中信证券显然早已对国广资本无法及时补仓做好了准备,在爆仓后立刻对股票进行了冻结。

上述信托人士认为,集合信托的实际爆仓情况分外三类,一是跌到止损线,二是亏掉了优先份额此前的收益,三是优先本金亏损。而华闻传媒的跌幅显然已让浦发银行的优先本金面临约两成损失,亏损总额在亿元级别。“目前信托增持的信托暂时还没有消息,不清楚大股东做了什么处理,目前还没有爆仓的消息。”对于国广资产目前的爆仓,华闻传媒董事办相关人士称,目前尚不清楚应对方案。

值得玩味的是,在国广资产以信托计划增持之初就有所争议,当时有股东曾提出质疑,国广资产及其背后的股东以信托接盘,存在有让关联账户股票套现之嫌。

剪不断,理还乱

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被曝跑路后,“阜兴系”债务危机波及关联上市公司。为了证清白少受牵连,国广资本迅速开启了关系剥离。

7月11日晚间,华闻传媒公告称,接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国广控股通知,兴顺文化以业务调整需要为由,向和平财富转让所持有的国广控股50%股权。转让完成后,兴顺文化不再持有国广控股股权。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三天后,国广控股即完成工商登记变更。

对于这次交易的具体价格,华闻传媒披露了一个不确定值,称由于签订协议日华闻传媒尚处于停牌状态,将按复牌后30个交易日成交均价9折进行调整。截至目前,国广控股持有国广资产58.0344%的股权。

时间回到2016年11月19日,国广控股当时的股东金正源将其持有的国广控股50%股权协议转让给兴顺文化,作价5.26亿元。转让完成后,朱金玲与成为华闻传媒控股股东之一。

从入主之初,朱金玲和兴顺文化就被视为“阜兴系”的关联方。天眼查信息显示,朱金玲出生于1989年1月,大专文化,其另一个身份为朱一栋的堂妹,目前朱金玲仍然是国广资本的法人代表。此外,巧合的是,在兴顺文化入主国广控股后三个月,37岁的阜兴集团副总裁王源辞职,走马上任成为华闻传媒总裁。截至目前,王源仍然稳坐这一总裁之位。

前述华闻传媒董秘办人士称,在转让了国广控股的股权后,兴顺文化不再持有公司任何股票,且他新华视点创世纪创帝国重申,此前朱金玲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公司与“阜兴系”不存在关联。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却发现,兴顺文化仍然与国广资产的另一位股东永繁投资存在若影若现的关系,例如两家公司共用同一个邮箱,注册电话仅有一位数字之差。记者试图拨打电话求证,但永繁投资电话为空号,而兴顺文化电话则显示关机状态。

除此之外,永繁投资与兴顺文化还共同参股了两家宁波的投资公司,分别是赛领国广(宁波)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宁波旗广投资合伙企业。工商变更显示,永繁投资入主国广资产的时间,与兴顺文化入主国广控股的时间也出现吻合。2016年12月,阜宁永繁投资分别受让了原国广资产两大股东29.29.6160%、12.3496%的股权,转让完成后,阜宁永繁投资持有国广资产41.9656%的股份,即间接持有华闻传媒约3.53%的股份。

永繁投资与兴顺文化是否存在更多的关系尚无法求证,若股权穿透后与兴顺文化存在关联,华闻传媒与“阜兴系”都将面临信披违规的拷问。

发布于 2021-11-24 16:11:08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127
上一篇:没经验开什么店最简单(没经验开什么店好) 下一篇:上证指数近十年大盘走势图(上证指数近十年数据)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